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询补贴 > 【最新】“风光”绿证开启倒计时78天!这些概念你get了吗?

【最新】“风光”绿证开启倒计时78天!这些概念你get了吗?

分类:咨询补贴 日期:2017-04-17 14:44:10

补贴拖欠可谓新能源行业人士的心头刺,但仍须直面的现实则是:2016年我国新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已经达到600亿元,2017年缺口有可能进一步加大。为此,国家发改委三部门从今年7月1日起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2018年强制约束交易,鼓励风电、光伏有条件自谋生路之余,引导全社会绿色消费。政府已经画出了未来规划,或许叠加后续的配套激励政策,那这一绿证就成了市场不得不重视的一大元素。开门参与其中,第一步便是读懂绿证,在此分享业内学者的一篇解读,带你摸清绿证的基本脉络。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2017年2月3日发布了《关于实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不少专家学者、业内人士对绿色电力证书(以下简称绿证)这个概念以及即将出现的自愿认购和强制约束交易市场,做了很好的解释,并且根据欧美绿证交易市场近二十年来的一些基本情况和经验,结合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发展现实,提出不少建议。

笔者根据对《通知》的学习和理解,结合美国绿证市场的一些情况,想做点普及性的解释工作,希望更多的电力消费者能懂得绿证的基本概念。

绿证的自愿认购市场

为什么有必要建立绿证自愿认购市场?这要从绿电的自愿消费说起。随着社会环保意识和健康意识的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火电消费者有了消费绿电的需求,而消费绿电最为切实可行的方式有:电力销售商在服务区内让就近的绿电生产商上网供电,以满足区内的绿电消费需求;或者电力消费者就地建设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直接消费绿电,如屋顶光伏电站、厂区内或商业楼附近的地面光伏电站等;还有第三种方式,电力销售商把服务区外的绿电生产商远距接入服务区电网,但这样一来,电力输送成本就太高了。为解决这一难题,绿证概念应用而生。

就电力的物理属性而言,火电和绿电没有任何区别。上网绿电跟上网火电一样,都是电子的定向流动。它们的区别在于来源的不同,绿电来源于可再生清洁能源,如太阳能、风力、水力、地热能、潮汐能等,绿电生产和消费不会产生温室气体排放,没有对空气、水、土壤的污染,也不像化石能源开采那样造成对自然环境和地质构造的破坏,对扭转人类生存环境日益恶化的趋势,改善人们的生存条件,减少疾病发生,提高健康水平起到决定性作用。

绿电上述以及其他此处未提及的众多优点,统称为绿电的环境和社会效益,由绿证来体现,而绿电的物理属性则归属于上网电力。这样一来,绿电就被一分为二,成为两种不同的商品:绿证和与之对应的上网电量,可以分开买卖,一个绿证对应于一千度上网电量,绿证买家是电力消费者,绿证卖家是电力生产商。举个例子,某一区域电网只能提供火电,域内某一电力消费者为满足自己的绿电消费需求,从域外的某一绿电生产商那里购买了若干绿证。该电力消费者因此有权声称自己消费了对应电量的绿电,而该绿电生产商因单独出售了这些绿证,也就不再有权声称与之对应的上网电力是绿电了。

绿证的目的就是要解决有绿电消费需求的消费者在服务区内无法购买绿电这一问题。但有人要说了,购买其他地区绿电生产商的绿证,并没有给本地区带来绿电消费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这可以理解,美国绿证制度和市场发展至今近二十年了,在绿证自愿市场上还有不少人这么认为。其实无论是购买服务区内上网的绿电,或投资绿电项目直接消费绿电,或购买它地绿证,都是在对我国绿电发展做贡献。从另一方面来讲,某一区域电网只要不是百分之百地消纳绿电,上网绿电去向何方,到了哪位终端用户那里,实际上是无法跟踪的。所以也可以说,购买绿证就是消费绿电。

绿证的强制约束交易市场 

除了绿证的自愿认购市场外,《通知》中还提到“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再看看2016年4月22日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建立燃煤火电机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考核制度有关要求的通知》,国家将通过针对燃煤发电企业的强制性非水绿电配额措施,逐年加大对燃煤发电的抑制,并相应提高非水绿电的消费比重。具体目标是:2020年非水绿电发电量配额与火电发电量的比重应达到15%以上。这一措施将大大助力于我国2020年顺利实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的目标。根据该通知,不能以自建项目完成绿电配额指标的燃煤发电企业,可以通过购买绿证来完成绿电配额指标。这样一来,绿证的强制市场便出现了。自愿认购市场上的绿证购买者是绿电消费者,而强制市场上的绿证购买者是燃煤发电企业。

顺便看看美国几个州2020年的绿电配额指标,华盛顿州15%,新泽西州20.38%(不包括太阳能发电),康涅狄格州27%,,夏威夷州30%,加州33%。 

绿证的价格 

绿证自愿认购市场的交易价格是由绿证的供求关系决定的。但值得注意的是,电力消费者对绿电的价格有一个心理上限,因而对绿证的价格也有一个心理上限。根据美国能源部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2011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全美2003~2010年间自愿市场的绿证最高价为10美元,反映在对应电量上,每度价格为1美分,相当于电力销售商提供绿电时参照每度火电价格加收的最低金额。也许,这就是自愿认购市场上的绿证价格上限。根据NREL(2016年)报告,全美自愿市场的绿证最低价从2014年1月的1.34美元,降至2015年1月的0.89美元,再降至2016年1月的0.34美元,即每度价格分别为0.134美分、0.089美分、0.034美分。这应该是由绿证供应量大幅度增加所引起的。另外绿证认购者对某类绿证的偏好也会影响绿证价格。比如,有的电力消费者愿意出高一点的价钱购买风电绿证,而不是垃圾填埋气发电绿证。

绿证强制市场的交易价格也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但有不同于自愿市场的地方,强制市场的绿证价格一般来说高于自愿市场的绿证价格,因为政府可以干预市场,强制性地改变供求关系。如在当地绿电资源相对缺少的情况下,政府可以在增大绿电配额的同时,规定电力销售商不得通过购买它地绿证来完成绿电配额指标。据NREL(2011年)报告,2000~2009十年间,强制市场上的非太阳能绿证最高价为50美元,每度电5美分。到2010下半年,非太阳能绿证最高价降至20美元,每度电2美分。据NREL(2016年)报告,自2010年下半年后,强制市场的非太阳能绿证最低价曾低至0.38美元,而最高价曾高至60多美元。这里应该有市场的作用,也有政府干预。

在美国,绿电配额的承担主体是电力销售商(包括:投资者所有的电力公司、市政电力公司、电力合作社以及电力市场开放后出现的电力零售公司)。为完成州政府下达的绿电配额指标,他们可以自建绿电项目,可以购买现有绿电项目的绿电,也可以购买绿证。不能完成配额指标者接受罚款,罚款金额应该是绿证的价格上限,因为绿证价格如果高于罚款金额,电力销售商就径直交罚款了。

美国某些州,由于当地某种绿电资源有限,加上该种绿电的特定配额,以及不能完成配额必须承受的高额罚金,使得州内该种绿证的价格大大高于其他种类绿证的价格。2008年11月~2011年3月,新泽西等八个州的太阳能绿证价格在150~680美元范围(NREL2011),每度电15~68美分。价格最高的是新泽西州,该州2008~2009年,太阳能绿电配额不能如期完成者,应缴纳罚金711美元/兆瓦时(JoelH.Marketal.2011),即每度电71.1美分。2017年3月31日,新泽西州的太阳能绿证竞买价为230美元,每度电23美分,这是许多美国家庭每度电费的2倍多。

绿证销售给绿电项目带来的额外现金流,恐怕难以替代政府对绿电的直接补贴。首先,绿证自愿认购市场有个成长过程,自愿认购者在短期内不太可能迅速增加。另外,随着绿证供应量的不断增大,绿证价格会不断走低(自愿市场和强制市场)。当绿证价格低到一定程度,绿证收入就很难对绿电项目有实质性的帮助了。

美国的绿电发展得到联邦政府的很大支持。以太阳能项目为例,2006年~2016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增长率超过1600%,复合年增长率76%,2016年增长超过100%。为扶植太阳能项目,联邦政府的政策措施主要有两项:联邦应纳税额抵免和奖励性项目折旧。一般而言,太阳能项目投资成本的30%,可在项目营运一年后的联邦应纳税额中扣除,并且第一年的项目折旧可高达51%(项目税基降至85%后,先是50%的奖励性折旧,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加20%的成本加速回收折旧)。这里还没有包括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其他支持。 

我国政府对绿电项目建设同样有上网电价补贴和金融支持。但随着规模扩大,绿电补贴资金缺口呈逐年扩大趋势,截至2016年底,累计补贴资金缺口已达约600亿元。待整个绿证市场(自愿和强制)形成并活跃起来后,绿电项目能否得到足够的绿证收入而无须依赖政府的直接补贴,这要看绿证价格是否接近或等于对应电量应得到的电价补贴金额。如果相差甚远,那绿证收入只能是对政府补贴资金的一种补充。在绿电成本仍然高于火电成本的情况下,政府的直接补贴恐怕还得继续下去。(这里顺便说一句,火电成本低是因为没有把环境和健康代价计算进去,如果计算进去了,火电成本比绿电成本不知要高多少倍。)

建立和完善我国绿证交易制度(自愿和强制),个人更多地将其理解为一项长期的全民教育运动,是为了培养和不断增强全社会的环保和健康意识,是号召全民积极支持和参与绿电消费,其社会意义将远远高于经济利益。